“港独”分子何韵诗,叫嚣让联合国把中国除名,如今下场大快人心

香港,承载着许多影迷的美好希望,也是全球著名的金融城市、港口城市,每天都能看到许多船只穿梭于维多利亚。作为一个东西方文化

香港,承载着许多影迷的美好希望,也是全球著名的金融城市、港口城市,每天都能看到许多船只穿梭于维多利亚。

作为一个东西方文化碰撞的地方,香港最近几年却连番遭到不怀好心人士的攻击,企图破坏香港的繁荣和稳定,其中就包括“港独”分子何韵诗。

数典忘祖的何韵诗

2019年7月1日,香港一些暴徒接受美国NGO的指示,专门挑选香港回归日,进行暴力活动。

部分激进青年一袭黑衣,头戴安全帽,手拿板砖,全副武装悍然冲进香港立法大会,在大厅里乱涂乱画、砸毁桌椅。

事件过程中,作为歌手艺人的何韵诗不仅不发声制止暴力活动,反而火上浇油,在社交网络软件ins上支持暴徒的恐怖活动,一时间引得人们口诛笔伐,纷纷责骂她是数典忘祖的“叛徒”,“走狗”。

更有香港人说道:“香港好歹也是你出道的地方,你竟然这样对待你的家乡。”

一星期之后,何韵诗愈加猖狂,跑到了美国纽约的联合国大楼。

在人权理事会上,何韵诗先用英文自我介绍,说:“我叫何韵诗,来自香港的一名歌手,还是民主活动家。”

随后又是老调重弹,说“《维也纳》宣言规定的人权正在遭到破坏,前不久,有200万人参加和平抗议活动,反对政府施行的引渡逃犯法律。可是警方向手无寸铁的人群公然使用催泪瓦斯和152枚橡胶子弹。”

正当何韵诗还想继续说下去的时候,联合国的工作人员突然打断了何韵诗的发言,何韵诗手足无措,眼神空洞望向工作人员,好像在说:“我话还没说完呢?”

原来中方驻联合国代表戴德茂实在是听不下去何韵诗的一面之词,言辞柔和向主席团说:

“副主席先生,中方行使程序性动议,香港特别行政区是中国的组成部分,刚才这位所谓的NGO组织代表发言声称,将香港同中国并列,挑战了一个中国原则,违反了联合国宪章,请主席敦促其使用符合联合国规范的正确表述,谢谢。”

人权理事会主席HaraldAspelund和同事简单交流后,对大厅里的人说:“我提醒发言者,应遵守联合国既定原则,包括符合宪章的原则。”

先不说何韵诗的发言是否符合事实,就从副主席不点名批评她,就可以看出何韵诗已经触犯了联合国的宪章原则。

至于她口中的“和平示威”,那真要打上一个大大的引号,暴徒们手拿砖头和燃烧瓶,将立法大楼搞得乌烟瘴气,这是“和平示威”吗?

殴打警察,警察还是仅仅使用橡皮子弹,尽最大可能保护示威人的生命安全,尽最大克制防止冲突升级,造成更多人受伤,站在第三者的客观角度说,这已经是法外留情了。

所以说,一个确定的事实,经过有心人的恶意篡改,就会变得面目全非。

“港独”分子何韵诗这样说,无非是想将自己立于一个受害者的境地,以求获得全世界不明真相的人的同情。

随后,何韵诗又接着说:“自从香港主权移交以后,我们的权利就不断受到挑战……”。

没说几句,中方代表戴德茂又行使了程序性动议,对主席团说:“刚才这位发言者无故攻击一国两制,并且使用了恶毒语言,请主席敦促其不得使用侮辱性语言,谢谢主席。”

发言的结尾,何韵诗才图穷匕见,露出了真正的狐狸尾巴,说:“请求人权理事会将中国的人权席位从联合国除名。”

此话一出,真是让人笑掉大牙,作为五常国家之一的中国,人权理事会想将其除名,中国只需动用一张否决权就可轻松否定理事会的决议。

再者,人权理事会的各种运作,还要靠中国缴纳的会费。

对此,听闻了何韵诗的大言不惭后,有外国记者在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询问发言人耿爽关于此事的态度,耿爽微微一笑,说道:“这是痴心妄想,怎么可能呢?”

劣迹斑斑的过往

可能很少有人知道何韵诗的底细,其实这不是她第一次打着人权的幌子来博眼球了,何韵诗长时间就同欧美国家沆瀣一气。

1977年5月10日,何韵诗出生香港,曾就读于基督教堂幼儿园及香港拔萃女小学。

也正是由于小时候长期接受了基督教文化,才使得何韵诗更倾向欧美国家的政治制度。

11岁那年,何韵诗跟随父母移民加拿大满地可,也就是说在法律意义上,何韵诗是加拿大公民,不具备中国国籍身份。

想想这也着实可笑,一个外国人,手伸的可真长,都跨过太平洋了,来管中国的内政。

9岁那年,父母带着何韵诗去香港体育馆(红馆)看了一场梅艳芳的演唱会,梅艳芳的精湛的歌舞和台上的出色表现深深吸引着她。

从此,何韵诗就梦想着能追随梅艳芳的脚步,这也成为她踏进香港娱乐圈的动力。

1996年,何韵诗回到香港,拿到了永久居留权,参加了无线电和华星唱片公司合办的第15届新手歌唱大赛。

在比赛中,何韵诗表现优异,拿到了第一名,为她颁奖的正是何韵诗的偶像——梅艳芳。

奖品也让何韵诗欣喜不已,竟然是梅艳芳当年参加比赛时的比赛服。

同年,何韵诗又参加了新秀歌唱大赛多伦多东区选拔赛,获得最佳台风奖。

小有名气的何韵诗进入了华星唱片公司,只是由于华星财务不佳,暂时没有为她发行唱片。

在这段时间里,何韵诗干起了副业,当了少儿主持人,还为梅艳芳的歌曲唱Demo。根据监制蔡一智的说法“梅艳芳因为忙于生活上的私事,不堪其扰,时间不够用,何韵诗便毛遂自荐,替偶像唱示范录音带。”

善良的梅艳芳很感激何韵诗,便收她为徒,教她台上的动作和唱歌的技巧。

随后,何韵诗陆续推出专辑《First》、《艳光四射》、《tendaysintheMadhouse》等,偶尔还监制舞台剧《梁祝下传奇》、《贾宝玉》。

可惜的是何韵诗不但没有接替梅艳芳的音乐衣钵,在政治的道路上也同梅艳芳渐行渐远。

早在1992年,梅艳芳在一场访谈节目中,就曾表示:“我们中国人,我们想为中国好。如果我们中国人不团结,外国人更加不会尊重我们。”

可能老一辈的影星知道被英国殖民的辛酸味道,走到哪里都抬不起头,才会希望回到祖国的怀抱,这也是梅艳芳被人称为“香港的女儿”的真正原因。

当梅艳芳离世以后,也有记者问道何韵诗关于师父的政治倾向,她则冷漠回复道:“那都是过去的事了,我不想提起她的立场。”

从2008年开始,何韵诗的人生观有了重大的变化,对世界有了一个全新的看法,这也成为她人生的分水岭。

事业上,对于音乐也采取了消极的态度,简而言之就是“摆烂”,开始涉足于各项政治议题。

2012年11月,何韵诗在香港“同志”游行中正式公开自己的同性恋身份。

几个月之后,她又参加了由黄耀明、何秀兰建立的“大爱同盟”,还和影星容祖儿有着不为人知的往事。

2014年,中国台湾地区爆发了太阳花运动,何韵诗在ins上多次发言,表示支持学生,替学生加油打气。

2016年,何韵诗还和“藏独”达赖、“台独”分子勾搭成奸。

联合国大会发言以后,何韵诗到台湾参加游行,一名蒙面男子趁着一个不注意,就将一瓶红漆泼在她的头上,大骂她作为华人,勾搭外国势力,危害国家。

事后,人们经过调查得知,这名男子是中华统一促进党主委胡志伟,他表示,像这样的数典忘祖的华人,就是“香蕉人”,一心拿着外国人的钱,搞乱了香港,还想祸乱台湾。

2021年12月29日凌晨,忍让多年的香港警察终于找到何韵诗的把柄,警务处国家安全处就《立场新闻》煽动民众,出版违法刊物,对何韵诗进行了逮捕。

依法对她扣留30个小时之后,何韵诗成功保释。

保释后的何韵诗继续着自己的反动活动,屡教不改,又多次煽动群众。

为此,香港警方国安处在2022年5月11日,又以涉嫌“勾结外国势力”,逮捕了612基金协会成员何韵诗。可惜的是根据香港的法律,何韵诗又被保释。

半年之后的11月,何韵诗在没有经过申请的情况下,建立了非法社团。西九龙裁判法院又对何韵诗罚款4000元港币。

时间来到2023年,何韵诗倒是消停了不少,躲到了加拿大,但还是在社交媒体上发表自己的观点。

4月份,还想在加拿大开一场演唱会,可惜的是加拿大人都不认识她,因此门票也没有卖出几张。

结语:

何韵诗倒行逆施,曾经在某宝开过网店,卖自己设计的袜子,可惜的是销量不佳。

种种行为都在述说着,国人的眼光还是能够明辨是非,对于这样的“港独”分子,人人得而诛之。

参考资料

《港警国安处逮捕六人,包括何韵诗》星报

《何韵诗煽暴言行》香港文汇报

《何韵诗》东莞时报

TAG:梅艳芳,香港,容祖儿,宣言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