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里儿孙满堂,戏外却无儿无女,因事业终身未育的曹翠芬后悔了吗?

她是知否里的盛老太太,刚正不阿且是非分明。也是庆余年里的范老太太,表面善良温和内心却冷漠坚硬。戏中,她是一位又一位明星大

她是知否里的盛老太太,刚正不阿且是非分明。

也是庆余年里的范老太太,表面善良温和内心却冷漠坚硬。

戏中,她是一位又一位明星大腕的御用祖母。

戏外,她结婚57年却没有一儿半女。

曹翠芬这位伟大的老艺术家,为演艺事业倾尽一生心血。

眼看晚年将至,却没有子女承欢膝下。

午夜梦回时,她是否会后悔当初做的那个决定呢?

一语成谶

“你的长相太平凡,不适合当演员。”

1990年,张艺谋筹拍《大红灯笼高高挂》。

面对前来试镜的曹翠芬,他没有嘴下留情,丝毫不给面子。

其实这也没什么好意外的,张艺谋的审美向来极端。

明目皓齿的“谋女郎”,便是最好的证明。

所以在试镜前,张艺谋希望曹翠芬能发一张自拍照。

谁知话音未落,对方就拒绝了他这个要求。

因为曹翠芬很清楚,自己在外形上并不占什么优势。

在美女如云的娱乐圈,她只能称得上相貌平平。

出于以貌取人的担忧,曹翠芬一再要求希望能和导演面谈。

然而很可惜,她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面对张艺谋的“出言不逊”,曹翠芬并没有感觉任何不适。

毕竟这种话,她从小听到了大。

但选择走上演艺生涯这条道路,曹翠芬也是从小坚持到了大。

或者说,她从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天开始就注定要做演员。

原因非常简单,曹翠芬的父母都是资深文艺爱好者。

他们最大的愿望,就是能成为一名文艺工作者。

无奈爱好不能当饭吃,小两口为了生活最终还是选择做回普通人。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们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了女儿身上。

无论如何,家中都要出一个文艺工作者。

于是在6岁那年,曹翠芬随父母一同从上海搬往北京。

不为别的,只希望能离那个圈子更近一点。

自从到了北京以后,小两口一有时间就带着女儿去看演出。

耳濡目染之下,演戏的种子便开始在曹翠芬心中生根发芽。

尤其在上学期间,学校一有活动就会出现她的身影。

16岁那年,曹翠芬以优秀毕业生的身份结束了初中学习生涯。

以她的成绩,想要进入北京市重点高中信手拈来。

可曹翠芬偏偏不走寻常路,选择了北电预科班。

这一去,就是6年。

也是在这里,曹翠芬深刻认识到了自己的不足。

无论外形还是演技,她都不占任何优势。

既然前者已经无法改变,那就只能想办法精进后者。

为此,曹翠芬每次排练都付出比同学们多百倍的用心和努力。

实力有了,展示的舞台却没有了。

就在曹翠芬大学毕业的第3年,刚好赶上国内特殊时期。

应国家号召,她和同学们一起下到部队接受再教育。

这一去,又是4年。

所以当曹翠芬再次归来时,已经29岁了。

对于女艺人来说,这是一个非常尴尬又危险的年纪。

更何况,彼时的曹翠芬一部代表作都没有。

唯一能拿得出手的,就是曾经在北京展览馆里参演过一次话剧。

事已至此,抱怨再多也没有用。

当务之急,还是应该迅速投入演艺事业。

1973年,曹翠芬正式进入北京电影制片厂演员剧团工作。

同样在这一年,她参演了个人首部电影《南征北战》。

自此开始,曹翠芬又陆陆续续收到了不少片约。

可不知为何,她始终处于不温不火的状态。

直到43岁那一年,曹翠芬才算是正式迎来了事业生涯的巅峰。

大器晚成

1987年,北京电影厂筹拍剧情电影《女人国的污染报告》。

该片取材于楚良同名小说,讲述了一个农村妇女被谣言害死的悲惨故事。

眼看所有配角都敲定好了,唯独女主“祖生嫂”一角导演迟迟不肯下决定。

既然是个农村妇女,外形上自然不能过于出彩。

但这个角色本身的睚眦必报和烟火气息,也必须要诠释地淋漓尽致。

几经周折后,导演把目光放在了43岁的曹翠芬身上。

科班出身,部队历练,这个角色简直就是为她量身定做而成。

好不容易等来了人生中第一个女主角,曹翠芬自然不敢掉以轻心。

好在她也没有辜负众人的期望,影片一经上线便好评如潮。

凭借精湛的演技,曹翠芬成功获得金鸡奖提名。

大概是因为她塑造的角色太过经典,张艺谋并没有认出眼前这位就是“祖生嫂”。

虽说好汉不提当年勇,但遇见这样一个格外在意外形的导演也只能不谦虚了。

就这样,曹翠芬凭借“祖生嫂”的光环拿到了《大红灯笼高高挂》中二姨太一角。

按照人物设定,这是一个常年生活在深宅大院中勾心斗角的女人。

表面上和气亲切,实则心狠手辣,是曹翠芬为二姨太写的人物小传。

再加上她本就长得和眉善目,没有丝毫攻击性,出演此角色再也合适不过了。

人物设定有了,可二姨太为何是这样一个角色呢?

结合剧情发展和时代背景,曹翠芬找出了问题关键所在。

二姨太嫁入府中多年,始终没能添上一个男丁。

来不及犹豫,曹翠芬立刻向张艺谋提议加一句台词。

“老爷,我还想给您生个儿子。”

如此一来,所有事情都说得通了。

按理来说,导演最讨厌的就是角色加戏,尤其是配角。

谁知曹翠芬话音未落,张艺谋就连连点头。

“对,对,就是这样。”

事实证明,演戏只要找好了角色基调一定不会错。

凭借此角,曹翠芬成功获得第四届中国电影表演艺术学会金凤凰奖。

也是从这一刻开始,属于她的时代正式到来了。

出于年龄的限制,曹翠芬出演的一般都是妈妈辈角色。

可这又能怎样呢,她用实力有力诠释了演技与年龄无关。

《杂嘴子》中的民生妈妈淑英,《孤儿泪》中的地道农妇耿二女······

飞天奖最佳女配角、金鸡奖最佳女主角、华表奖最佳女主角······

应接不暇的鲜花和掌声,让曹翠芬拿奖拿到手软。

就在所有人期待看到更好的作品时,她忽然消失在了大众视野之中。

是名气高了开始耍大牌?还是另有原因呢?

爱情长跑

2009年3月17日,“消失”整整两年的曹翠芬终于再次登上荧屏。

而且一出手就是经典剧目——《老伴》和《蜗居》两部佳作。

感叹曹翠芬演技精湛的同时,大家最关心的就是她消失这段时间究竟在干什么。

为了满足观众的好奇心,她倒也毫不隐瞒。

“老伴生病了,我在照顾他。”

此话一出,现场一片哗然。

原来,曹翠芬与老伴如此伉俪情深。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网友们开始寻找故事中的男主角。

万万没想到,曹翠芬的老伴谭天谦竟也是圈内人。

最浪漫的是,这二位的爱情长跑早在学生时期就已经开启。

同曹翠芬一样,谭天谦也是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的一员。

温文尔雅,玉树临风,是全校师生对他公认的标签。

不得不承认,年轻时的谭天谦长得真的很帅,即便是称其为校草也毫不为过。

按理来说,才子应该配佳人。

相貌平平的曹翠芬,恐怕没有这个荣幸。

但缘分就是个很神奇的东西,两人因一碗老北京豆汁结识。

再加上优秀的人总是惺惺相惜,曹翠芬和谭天谦很快就坠入了爱河。

1966年夏,两人从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双双毕业。

人们总说,毕业季就是分手季。

可这句话,用在曹翠芬和谭天谦身上一点都不合适。

因为这二位,刚一毕业就领了结婚证。

出于事业的考虑,新婚后的小两口并没有着急要孩子。

谁知这一拖,就是7年。

在此期间,曹翠芬和谭天谦各自在不同的农村接受特殊再教育。

小两口连面都见不上几回,更别提孩子的事了。

好不容易熬过了那段苦时光,曹翠芬的第一件事就是要个孩子。

30岁,还不算太晚。

谁知小两口刚把此事提上日程,张艺谋那边就开始为《大红灯笼高高挂》选角。

经过一阵激烈的思想斗争,曹翠芬还是在家庭和事业中选择了后者。

面对妻子的决定,谭天谦从始至终都没有一句怨言。

或许这就是真爱吧,无条件支持对方所有决定。

紧接着,曹翠芬便投入到紧张的拍戏当中。

等她回过头再想要孩子时,已经错过了最佳生育年龄。

当然,曹翠芬不是没有考虑过借用先进的医学手段。

可她每次话音未落,就会遭到丈夫的强烈反对。

“孩子可以不要,安全才最重要。”

得夫如此,妇复何求。

爱情长跑57年却没有一儿半女,曹翠芬从来都没有后悔过。

因为她很清楚,自己遇到了世界上最好的男人。

结语

大概是现实中孤独久了,曹翠芬晚年时期格外喜欢演一些子孙满堂的角色。

比如说知否中的盛老太太,还有庆余年中的范老太太。

再加上曹翠芬本就长得慈眉善目,实在太适合这种角色了。

或许连她自己都没想到,年近八旬竟还能迎来事业的巅峰。

2023年6月29日,温暖现实主义电视剧《熟年》在央视一套完美收官。

剧中由曹翠芬饰演的倪老太太,再次引发观众热议。

面对鲜花和掌声,这位老者笑眯眯地谦虚道。

“从年轻演到老太太,我觉得挺幸福的。一直能在这个专业领域干下去,干一辈子,此生足矣。”

TAG:张艺谋,冷漠,小两口,老太太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